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沁源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16:09:5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沁源白癜风医院,江苏白癜风病因,江苏白癜风会传染么,山东滨州华海白癜风医院,广东白癜风能治吗,罗甸白癜风医院,平果白癜风医院

这是一个红拂远去的时代,英雄们在同性的小弟们中间得到尊敬、崇拜,所有与女性相联系的浪漫往事都已经被世俗气息所冲淡,人们更加看重和追求的是金钱、情调、肉体等感性欲望。

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| 成云雷

美人识英雄是中国文化的传统。

《史记》中,楚霸王项羽有不忍离去的虞姬。汉王刘邦做小混混时,吕雉就非他不嫁,做二奶也甘心情愿。

唐代传奇中《虬髯客传》,塑造了一个识英雄于卑微之时的红拂女,一面之缘就跟着当时还是草根的李靖私奔。

于是,在不少英雄或者自诩为英雄的人们的心目中,卑微之时、落难之时必有美女亲眼相加。英雄难过美人关不假,但是美女是否垂青英雄,《水浒传》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。

null

水浒时代,已经不同于正史或传奇中的英雄时代,市井社会的美女更喜欢实惠,美女们向往的对象是西门庆、张文远、裴如海,他们的共同之处是长得好,有点闲钱,有点闲时间,有点小情调。

没钱、没时间、没情调,天罡星杨雄、一把手宋江、二把手卢俊义都不约而同被戴上了绿帽子。

宋江作为书中的第一号英雄,那么多朝廷降将、江湖惯匪拜倒在他的脚下,愣是没有女人缘。宋江婚配与否,书中虽未明说,但基本上可以断定没有妻小。从宋江后来在李师师家蠢蠢欲动的架势来看,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这方面想法的人。

宋江施舍棺材安葬阎公,又给一笔钱安置阎婆和阎婆惜,完全是民间慈善名人的义举。阎婆为了得到一张长期免费饭票,也不排除为了感恩,主动提出给宋江做外宅。

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,以宋江的出身,不可能把阎婆惜这样的风尘女子娶回家,阎婆当然知道这一点,所以退而求其次,让宝贝女儿做了别宅妇。宋江除了黑一点,矮一点,他的办事能力、社会威望都是第一流。对于阎婆来说,宋江的最大优点是出手大方,不把小钱看得多少重。

阎婆是过来人,看得非常准,知道什么样的男人可靠。但女儿阎婆惜只有十八、九岁,更看重的是长相和情趣。所以,宋江的同事张文远出现后,阎婆惜的心就被勾走了。

null

▲宋江与阎婆惜

宋江爱结交江湖好汉,谈一些时事政治,较量些拳棒,这些阎婆惜都不感兴趣。张文远整天游荡三瓦两舍,能说会唱,会哄女人,堪称阎婆惜理想中的有情调的小白脸。

在作者的心目中,宋江是大名鼎鼎的及时雨宋公明大哥。在阎婆惜的心目中,宋江却是黑矮宋三郎。所以,阎婆惜心安理得地花着宋江的钱,住着宋江租的房子,心却一直在张文远身上。

对此,宋江虽有不快,却也不太在乎。阎婆惜并非宋江明媒正娶的夫人,是阎婆硬贴上来的,这等女人在宋江心里的地位实在不重要。所以,宋江准备冷处理,长期不上门,慢慢就淡了。

对此,阎婆惜是求之不得的。但阎婆不这么看,离开了宋江和宋江的银子,这两人根本没有办法活下去,所以还得把宋江拉回来。这一拉,加上晁盖的那封见不得人的书信,弄出了人命。

我们想象,如果阎婆惜是红拂这样的风尘女子,她一定慧眼识英雄,竭力辅佐宋江在这乱世里做出一番大事业,像吕后那样协助高祖打天下,或者像梁红玉那样协助韩世忠报效祖国。

但宋江没有这样的好运气,杀阎婆惜,流落江湖,是他的宿命。

null

▲卢俊义妻子贾氏与管家李固

卢俊义外表不凡,按照宋江的说法是“堂堂一表,凛凛一躯”。除了长相过得去,卢俊义文武双全,要钱有钱,要名望有名望,要搁在现在,算是上市公司的老总还加上政协委员一类的人物。

当初,卢俊义没有被梁山骗上山,他老婆贾氏对他还是挺忠诚的。卢俊义中了吴用的记,准备挑衅梁山时,贾氏也曾劝他静静呆在家里,哪里都不要去。但被卢俊义很粗暴地冲了一句:“你妇人家省得什么!我既主意定了,你都不得多言多语。”

可见,除了继承祖业做点生意外,卢俊义和宋江一样,主要兴趣在于打熬气力,较量拳棒,说点关于暴力的事情。

贾氏这样的女人,能够加入卢家这样的豪门,想必从相貌到文化程度各方面都很不错,喜欢安安稳稳地过日子。所以,当卢俊义是大老板时,夫妻感情尚可。而当卢俊义沦为阶下囚时,贾氏就迅速投入管家李固的怀抱。

李固和燕青一样,是卢俊义的左膀右臂。燕青是卢俊义从小养大的奴才,能打会玩,类似于老总身边的秘书之类。而李固则是卢氏集团的财务主管,卢俊义出了事,李固完全能够把他的业务支撑下去。

至于贾氏和李固怎么好上的,书中没有细说。从后来这两人不惜重金要置卢俊义于死地等描写看来,这两人的关系也许由来已久,只不过卢俊义没有察觉罢了。

可见,卢俊义所谓玉麒麟什么的,也不过是虚有其表的空架子,玩心计,远不如宋江、吴用等草根阶层出身的人。卢俊义在家庭生活中,对管家给自己带上绿帽子之类的事情浑然不觉,之所以能够逃过一难又一难,主要还是靠了义仆燕青。一旦离了燕青,卢员外就只能被奸臣的毒酒毒死。

null

▲潘巧云与报恩寺和尚裴如海

书中的淫妇,除了潘金莲,还有潘巧云。施耐庵为什么让两位红杏出墙的美女都姓潘,在文学史上是个谜。

潘巧云的老公杨雄也是好汉。杨雄的绰号叫做“病关索”。这个“病”,有人说是“生病”的“病”,意思是杨雄比关索差那么一点儿。也有人说,“病”的意思是赛过、胜过的意思。

关索,在民间传说或戏文中,是关羽的私生子,据说长大后要认祖归宗,差点为此杀了老爸,可见也是个爆脾气。

从书中对杨雄的描写来看,杨雄显然比不上关索。岂止比不上关索,杨雄一出场简直有点窝囊。杨雄在蓟州,一身二职,既是监狱长,又是行刑刽子手。过去的惯例,刽子手每次执行任务时,家属为了让犯人死得痛快都要给点礼物花红。杨雄一个政府公务人员,拿着礼物回家,竟然有一帮小混混要抢。

这也说明,杨雄尽管有当梁山好汉的潜质,但在蓟州一带,也还比较低调,不大喜欢惹事。

潘巧云在嫁给杨雄之前,先嫁给蓟州的吏员王押司。王押司病死了,又嫁给杨雄。潘、杨之间的婚姻是二婚。这也说明北宋时期的公务员还没有现在这么牛。杨雄一个异乡人投靠堂兄来到蓟州,潘巧云死了老公无依无靠,两人的结合本来也是好事。

问题在于杨雄监狱里的工作实在太忙,经常要加夜班,有时候一个月竟然要二十多天在监狱里,难免冷落了正当年的老婆,而潘巧云心中又念念不忘干兄弟裴如海。杨雄勤勤恳恳工作养家糊口,算是个模范公务员和好丈夫。但要讲到哄女人开心,他怎么能与养尊处优的海和尚比。如果没有石秀,他的绿帽子得一直带下去。

上面三位带绿帽子的好汉,都是江湖上有名的英雄,但是在阎婆惜、贾氏、潘巧云的心目中,这些好汉并不比武大郎更有吸引力。

这是一个红拂远去的时代,英雄们在同性的小弟们中间得到尊敬、崇拜,所有与女性相联系的浪漫往事都已经被世俗气息所冲淡,人们更加看重和追求的是金钱、情调、肉体等感性欲望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普兰白癜风医院